印度 - 拘尸那羅 Kushinagar 佛陀涅槃處.大涅槃寺

DSC02656.JPG

拘尸那羅是佛陀一生足跡最後的終點,佛陀來到了拘尸那羅的梭羅樹林中停了下來,此時佛陀的身軀已經極度虛弱無法行動,佛陀囑咐阿難:在梭羅雙樹之間鋪好床具,我將在此臥息,於是佛陀在梭羅雙樹間呈臥姿 (我們常見的臥佛姿態),佛陀眾弟子隨侍在旁,住在拘尸那羅附近的末羅族人也來到了佛陀旁,大家心中知道這是佛陀的最後一頁了,在眾人的圍繞下,一代導師佛陀在星空下涅槃了。

 

DSC02654.JPG

拘尸那羅古城規模宏大,地底下多是建築遺跡,目前還有許多地方尚未開挖,古印度兩千多年來歷經戰亂烽火,城市遺跡多剩下土堆或磚牆

 

DSC02656.JPG

眼前這兩座建築物一處為大涅槃寺,一處為佛陀涅槃塔 (涅槃之處)

 

大涅槃寺與佛陀涅槃塔是整個拘尸那羅最重要的精華地段,大涅槃寺內有一座臥佛,是拘尸那羅佛陀的最後身影石雕,在大涅槃寺後方的佛陀涅槃塔則標明了佛陀最後涅槃之處,在大涅槃塔後方有一座毀壞的塔身,根據考究是佛陀最後涅槃之處,兩者相隔很近,附近出土的遺跡很多,可以確定的是佛陀最後涅槃的地方就在此處。

 

DSC02660.JPG

大涅槃寺前的梭羅樹,根據紀載佛陀涅槃於梭羅雙樹之間,眼前這兩棵梭羅樹是後來種上去的,別具意義

 

DSC02665.JPG

大涅槃寺面積不大,外面牆壁白色油漆粉刷,室內為臥佛殿,根據紀載大涅槃寺在西元1876年曾經整修過,到了西元1956年佛陀入滅2500年時在大大寺整修,最後變成我們所看到的模樣,拘尸那羅附近都是古代寺院遺跡,風格差異很大。

 

DSC02676.JPG

進入臥佛殿,眼前這座佛陀石雕像據信是依照佛陀涅槃時原貌製作,四周圍繞的朝聖者

 

這座臥佛的石雕是由黑岩雕刻而成,佛陀臉上的金色是佛弟子貼上金箔後逐漸形成現在的樣貌

 

DSC02683.JPG

這座長六呎的佛陀臥像根據考究是在西元五世紀雕刻而成,據說在西元12世紀回教大軍席捲印度時,為了躲避回教大軍的大肆破壞,當地的佛教僧侶將這尊臥佛埋入地底,直到19世紀中期才由考古隊挖掘而出,當時挖掘到這尊臥佛已多處破損,經過拼合修復後放入臥佛寺,這也成為佛門弟子朝聖中最重要的一站,來到拘尸那羅禮敬臥佛。

 

DSC02684.JPG

佛陀最後的面容,莊嚴、平靜、我凝視佛陀面容許久,心中沉思著,一代導師佛陀,您帶給了這個世界如此大的影響,兩千多年後的現在佛法依然流傳於世歷久不衰,願世界和平大愛、願每個人心想事成,願佛法永傳於世。

 

拘尸那羅臥佛殿中,可以說是佛弟子最感傷之處,朝聖者口中念著~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,許多朝聖者雙手合十眼淚不斷的落下,為這位偉大的心靈導師佛陀離去而不捨,一聲聲的佛號迴盪在臥佛殿中久久不去,兩千五百年前的佛陀弟子也是相同的方式見證了佛陀的涅槃。

 

臥佛的基座底下刻有十位信眾,包括了阿難、須拔陀羅 (佛陀最後一位收的弟子)、末羅國族長等人,記錄著佛陀最後一夜的場景,臥佛床座上面也刻著捐贈這座石雕者姓名 MAHA VIHARA HALIBALA SVAMI,也刻上了雕刻者的姓名 DINA。

 

石刻後方的佛足有許多朝聖者的捐款奉獻,來到這裡可以把自己平時使用的念珠交給殿內工作人員,工作人員會拿著你的念珠或法器在佛腳碰觸一下,追隨佛陀的足跡意義非凡。

 

在拘尸那羅最神聖的任務,就是親自幫大涅槃寺內的臥佛披上袈裟,從大涅槃寺門口出發,手中挽著黃色袈裟,口中念著佛號,緩緩地步行繞行大涅槃寺

 

右繞佛塔在佛教來說是功德殊勝之事,在拘尸那羅佛陀涅槃處右繞佛塔功德更是不可言喻,在拘尸那羅領著袈裟右繞佛塔親手為臥佛披上袈裟,在佛教來說,需要因緣俱足才有可能成行。

 

DSC02753.JPG

朝聖者手上領著袈裟非常的虔誠的繞行大涅槃寺

 

大涅槃塔旁虔誠的僧人,口中念念有持

 

DSC02741.JPG

大涅槃寺外佛教團體,正在做佛門功課

 

DSC02763.JPG

朝聖者回到臥佛店,在臥佛店中迴盪的佛號聲中,袈裟緩緩的放下..

 

DSC02768.JPG

臥佛殿內親手為佛陀披上袈裟

 

DSC02771.JPG

功成圓滿,心中滿是如願

 

佛陀的面容

 

走道大涅槃寺外是綿延不盡的末羅國遺跡,眼前這座底座,據考證是佛陀真正涅槃之處佛塔,由於大塔遺跡毀壞嚴重,在附近才重新修建了大涅槃寺與大涅槃塔

 

DSC02745.JPG

拘尸那羅~末羅國遺跡

 

DSC02735.JPG

臥佛殿外的印度人,整理朝聖者的鞋子,靠收取小費維生

 

DSC02787.JPG

拘尸那羅佛陀最後的足跡,我感受到了朝聖者對於偉大導師佛陀逝去的不捨,也感覺到了佛陀弟子當時的心境,佛陀已經離去了兩千多年了,佛陀留下的佛法及細數不進的故事,深深影響著世界各地的人們,世尊,我會再回來的。

 

 

回列表頁